文存的个人门户
炫门户
来访

今日

论坛 BBS<返回论坛列表页
四十年了,昆仑深山里见面的震撼知青今天网络相见!
2017年4月27日 21:14
分类: 军迷大营



  四十年了,昆仑深山里见面的震撼知青今天网络相见!文 存   2004年11月,我几万字的大型回忆录《军旗飘飘战昆仑》被新华网长期置顶,无数网站转载。我最大的收获,通过这篇文章,和许许多多长期没有联系的外地战友及见过面的、没见过面去过的各方网友成为朋友。同龄人、老知青、家在昆仑山脚克里雅农场的网友克里雅人(郑光文)就是其中之一。  此篇有一个章节“昆仑山里的知青”,他说,他就是那时在尼雅河施工的知青,当年我们有两人给你们测绘部队当翻译,你文中介绍的在百里无人的深山里和一对老牧民牧羊的独一知青是我一起的同学!  我说,和我脸庞、个头、身架相仿,英气、镇定的一名知青。我当时非常震撼,想是在这么艰苦的环境中,我们只是完成任务就撤回去了,他独自一人和一对脏兮兮的维族老牧民一起牧羊是多么的艰难!  他说,正是此人!他是我们知青中最能干和有抱负的人,当年他是在大山里寻找煤矿的,民丰县的第一个煤矿是他建起,后来我们当逃兵回去了,我甚至回到了内地兰州工作,他依然坚持在民丰当他的知青。是民丰县的县委领导,后来到现在任和田地区人大副主任。  前些天,他在一个同学那里得到他的照片并且发文告诉我,我一看正是他!【置顶】远方的朋友  克里雅人2011-07-06 00:11:57  在遥远的新疆和田我有一个好朋友,他从小和我在一个农场里长大,又一起在兵团学校上学,后来又一起在和田上过学,文革中我们都到民丰县农村下乡插队,虽然不在一个小队,却是在一个公社里,还可以经常见到面。  上世纪七十年代他曾经带领维吾尔族农民在昆仑山上的尼雅河谷开办煤矿,他也下煤窑挖煤。后来还在那里办过小水泥厂。再后来他当上了工农兵大学生,在乌鲁木齐上大学。他如今已经是和田地区人大的领导同志。  当年,在昆仑山上他先住在山洞里,后住在自己垒建的干打垒小屋里。1972年,解放军测绘部队与他相逢在昆仑山的尼雅河谷。让那些解放军战士惊叹的是,在这样荒无人烟的深山里的干打垒小屋竟然住着一个汉族知青。那一刻一定会让解放军同志兴奋的手舞足蹈,在昆仑山中别说见到一个汉族人,就是见到一棵树,都会让解放军同志大哭一场。这位汉族知青可谓与维族贫下中农已经打成了一片。  完成任务后解放军走了,他还留在那个地方继续。军旅写家文存在他的回忆录里写到了他,字里行间感慨不已。  四十年过去了,文存很想与他共同回忆那久远的往事。文存与我在网上相识,他委托我向这位曾经的知青转达联系的意愿。我一定要完成这个光荣的任务,让他与文存在网上取得联系,共叙昆仑之情。当年的挖煤工,今天的人大领导在农田里  几天前老郑告诉我已经得到他的电话号码和QQ号,我立即加过QQ好友等待确定,老郑非常欣慰:文存大哥,我终于完成任务了!  第二天发现我和老张已经成为好友,不在线,给他发个留言,介绍我是1972年在尼雅河大山里和他见面的测绘兵。今天一早又发给文章网址:  日期:2011-7-21   ★文存 06:01:39   你好,尼雅河是文章中的重要部分,我们一同回顾40年前生活、战斗的地方。  军旗飘飘战昆仑: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723351010004h2.html   10时许上网发现他回话并且在线,我们终于在网络见面,展开交流:  云中鹤 09:57:47   你好,这段时间没有时间坐下来,今天有点空闲,所以可以拜读您的文章!敬请谅解!我叫张鹤云,在1972年时在民丰县尼雅河的昆仑山里找煤、带民工挖过煤!见过你们测绘兵来过!  ★文存 10:05:39   握手!看了你现在的照片,你还是当年的身材、面庞,只是年纪大了。  云中鹤 10:07:04   你有我的照片,好!年龄不饶人,我马上就办退休手续了。  ★文存 10:11:46   我04年在《战昆仑》的文章有一节是在昆仑大山里的当晚宿营,见到你在我们留宿的一对老牧民夫妇的小屋旁坐着休息,我们在二十米距离相望,写的是对你们知青在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里的感慨。  07年新华网才有的博客,我开博后把所有的文章转入时作了二次整理,为了紧贴主题,删除了几个相关不紧的章节,你的是其中之一。  云中鹤 10:12:15   郑光文让我把知青时代的部分照片发给你,需要吗?  ★文存 10:13:37   我和他接触很早,我那时就叙述了你的脸庞和个头身架,前不久他发你照片我看,果然是你。  云中鹤 10:14:30   好,一会儿给你发个近照!  ★文存 10:14:49   我的照片在博客比比皆是。  云中鹤 10:15:38   我现在还顾不上去看,以后慢慢地看!  ★文存 10:17:04   好的,以后时间多的是。  ★文存 10:18:28   《战昆仑》的重要部分是在尼雅河我们的测绘历险。我那时不知道你是找煤的,写成了你是和老牧民在大山里牧羊的知青。  云中鹤 10:26:17   哈哈,没关系,反正是知青!  ★文存 10:35:45   《战昆仑》一文“冰山为我动容”、“尼雅河源头历险后续故事”、“尼雅河和民丰县”三节,配发图片的第一幅尼雅河口是当年你们民丰县网站的图片。上端被云雾蒙住的大山是从叶城到若羌,昆仑山前山带,最高大的山!  ★文存 10:41:26   我在部队期间最艰苦的是在尼雅河。  云中鹤 10:43:01   好。看到了你的照片!我把八一八水利工程通水时我们知青的合影发给你,最后一个,帽沿歪的哪一个就是我!  ★文存 10:43:15   那时的军民感情非常亲密,文中有叙述。  10:43:52 成功接收文件  云中鹤 10:44:24   听说了,你们遇到泥石流,冲走了航空照片。还差点出人命!  ★文存 10:45:18   一模一样的你   云中鹤 10:46:58   再发一张在河谷的照片!  10:47:43 成功接收文件   ★文存 10:49:03   40年了,我们百感交集。   云中鹤 10:54:03   只有磨炼才让我们懂得珍惜!只有经历了才会有感触!  ★文存 10:58:07   对民工我印象深刻的有个维族女知青。对我们非常好,每天都在休息间隙背着我们的背水橡胶水袋下到笔直的300米陡崖下的尼雅河取水给我们,有时看到我们衣服脏了给我们洗。十六、七岁那样,长的很干净、俊秀,汉语说的最好,非常有礼貌和关心人。  后来听工地指挥部的汉族技术员说她因为错喊了一句口号,有劳动改造的意思,不同于其他知青,所以她是和维族民工一起住工棚,但确实是个好知青,她天天和你们接触,工地指挥部从来不打搅。  云中鹤 11:01:27   如果是干净、俊秀,我们队倒有一个,但汉语不行!我们没有听说要改造的人!那个时间政治上很敏感,没法子!  云中鹤 11:02:07   你们当时是驻扎在几号洞?  如果是我在煤矿上时,那知青就是另外的一拨了,是郑光文他们的同学了!  ★文存 11:04:13   我们是在指挥部的一排的南头一间,门前我们扎两个班用帐篷,也住人。  云中鹤 11:05:18   那时的确是我离开了水利工地,他是光文的同学!  ★文存 11:07:36   我所指的汉语最好,是相对而言。当时接触的维族,只有她汉语最棒。  云中鹤 11:07:47   我们当时的指挥部在六号洞顶部,但从你发来的卫星图看,好像是一号洞,引水口的指挥部!  ★文存 11:13:37   卫星图的指挥部就在那里,一排简易房,我们是南头一间。是一号口上面。  云中鹤 11:14:35   对了,是我走后的指挥部!那时我已离开了水利工地!  云中鹤 11:15:40   好,有机会来和田,咱们结伴再去尼雅河水利工地看看!  ★文存 11:16:03   好的。  云中鹤 11:20:37   一号洞口河底有民工住地,四号洞口河底有民工住地,再就是六号洞顶、九号洞口顶有了!  ★文存 11:21:15   是的,民工住地和几个水口我都进去过。  云中鹤 11:23:04   把光文的一张知青照片发给你!  11:24:10 成功接收文件   ★文存 11:25:43   你有以前和现在尼雅河的照片都传我。  为了证实我的文章不是编的,我努力寻找照片,终于在民丰县网站找到一张,一年后知道卫星地图,又有的卫星地图两张。   云中鹤 11:26:30   前排正中的是郑光文,右一是他哥郑人胜!我还站后排!在我们的知青点。  当时没有照相机,这些照片都是从大同学那里找来的,能保存下来已确实不易!以后再找找!  ★文存 11:29:01   ……    今天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交流,昆仑山的大兵和昆仑山的知青,共同的经历使得我们心情澎湃。昆仑山,我们有着诉不尽的情结,说不完的话题;江苏——和田,万里遥遥,有网络把我们紧紧连接,友谊常青!

  • 浏览: --

  • 分享: --

  • 转发: --

  • 评论: --

跟帖

 
标题 (当前可输入字数:50)  
 
内容
 
 
 
    更多功能
批量上传图片
上传视频
写博客
收藏本贴
接收邮件
使用日历
 回复通知 不通知 通过论坛短消息  
 
 
置顶帖子
<
>
论坛热帖
<
>